is4jf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嶽州紀事 txt-春節紛飛逢故人鑒賞-bkti0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
今年伊春,岳州罕见飘起鹅毛大雪。
早上起来,宁致远惊喜地发现外面世界一片雪白,赶紧啪啪拍了若干张照片,立即发到家人微信群里。不一会儿,语嫣打电话过来,惊叫道,老汉,好漂亮啊,快点给我发视频。他哈哈笑着,披着外衣跑到学校操场录视频。
微信群里顿时热闹非凡,薛家驹也发来信息,说岳州怕有十多年没下雪了。韵诗爸说,今年老爷子清明要回兴隆镇,一家子都要回来。宁致远赶紧发信息说,行,我提前安排好。
来到办公室,宁致远拍着身上雪花,对简云天说,喊上凌伟,我们去联系乡镇石桥镇看看。简云天赶紧去安排,并通知了党委书记赵东。任宣传部长以来,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自由安排日程。
车出岳州县城,田野白雪皑皑,仿佛进入童话世界。公路上只能见到车轮碾压出来的黑色印痕,老范小心翼翼地驾着车。沿途不时看见有车斜倒在路边沟渠,宁致远赶紧拿出电话,正准备拨通县交通局长电话,想想又放下,不禁笑自己还置身于县委办主任角色。
赵东站在车边抽烟等候,见宁致远来到,立即迎上来,笑着说,感谢部长关心呐。宁致远下车来,看着四周干部群众正在忙碌着扫雪,笑眯眯地问,除了出行受影响,其他方面有问题没呢?赵东回道,驻村干部已全部出动,等会才能收集汇总情况。宁致远说,找几个地方我们去看看吧。
走完几家养殖场,一行人来到蔬菜基地,见四辆大卡车一字排开挺在公路边,工人们正在搬运麻袋上车。宁致远叮嘱基地负责人,天气越恶劣,市场保供越重要,特别要注意运输,路滑容易出事,一定要加倍小心!基地负责人拍着胸口说,常委放心,我们一定按照你的指示落实。宁致远笑着对赵东说,赵书记真是领导有方啊,大家都这么讲规矩。田野里响起一片笑声。
见时间还早,宁致远说,去兴隆镇看看花舞人间吧,这正是收割山藿香最佳时节,不知这个天气下情况如何。凌伟犹豫地说,兴隆镇换作张俊常委联系了,我们去合适不呢?宁致远回道,管他的,去看看。
上车时,他悄悄对赵东说,回教育如何?赵东点点头,犹豫回道,只是以前我爸也是教育局长,我现在去合适不?他没有回应,只是钻进车里,微笑着挥手告别。
很快来到兴隆镇,从岳兴路绕围镇路直达花舞人间生产公司门口。李向前带着杨晓平站在工厂大门口迎接,花舞人间岳州公司总经理罗洋待车到来才匆匆赶来。
彼岸花等待 枫树枝
宁致远一一握手,笑着向大家问好,然后一起往车间里走。工厂里机器轰鸣,工人们正在紧张地按程序将打理过的山藿香送进运输带。罗洋边走边介绍说,今年山藿香质量特别好,今儿下雪,汁水更加饱满,香精浓度大大增加,预计今年产量将大幅度增加。宁致远问,有需要解决的问题吗?罗洋回道,收割人手不足,这里老百姓一般要二月底才出来打工。
宁致远一定,转身对李向前说,那我们去野石滩村看看。说完,大家边转身出了厂区,乘车赶往山藿香种植基地。
真是让人奇了怪了,其他地方白茫茫一片,野石滩村却和往常一样,只要山藿香生长的地方依然葱绿一片,雪花飘下来,自然融化后便消失不见了。他赶紧拿出手机拍照,给语嫣发过去,这孩子太喜欢雪景了。
田野里,只见稀稀拉拉少许农民正在收割。宁致远问,这么几个人收割,满足不了生产加工需要吧。罗洋说,就是呐,五台加工机器只运转了一台。宁致远说,这怎么行,花舞人间现在可是全县第一纳税大户!向前,你们马上动员老百姓出来打工,一定要保证原材料供应需要。李向前点点头说,等会我就安排,晓平亲自抓,组织各村在家群众来打工。罗洋激动地搓着手说,这就好啊!哈哈!
在往回走路上,宁致远轻轻地问,张俊今天下来吗?李向前摇头说,我一早给他打了电话,说今天陪着江河书记开会,让我们自己处理好雪情带来的影响。宁致远没有说话,自顾自往前走。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李向前安排到食堂吃饭。宁致远摇头说,凌伟你们去吧,薛校长一家人回来了,我去兴隆小学坐坐。
他裹过身上的羽绒服,独自一人来到兴隆小学。走到进学校大门口,看门大爷热情地喊,宁书记,好久没看到你了呢。他递过去一支烟,笑着问,薛校长在家吧。看门大爷接过烟,笑容满面的说,在,在的。他挥了挥手,径直朝宿舍走去。
敲开门,一个纤瘦高挑的女子站在门边。他怔一下,颤声喊道,薛梅!薛梅立即转身往里走,边走便喊,妈,你老领导来了。说完,走进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军少霸爱:豪门女兵王 亿沐歌
沙漠秘井 卡尔·麦
醜女前妻大變身 小醜隨心
杨霜身着围裙应声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宁致远站在门口,惊喜地喊道,呀,是宁书记啊,快请进,老薛,快出来,致远来了!薛仁熙从书房疾步走出来。宁致远喊声,薛叔叔。薛伯墨喜出望外,拉他坐在沙发上,赶紧泡茶。
宁致远说,薛叔,今天我来兴隆看看雪情,顺便来看看您二老。说完,他瞟眼客卧,平静地收回目光。其实,他从看到薛梅那一瞬间,他懵了,从师范毕业以来,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她,那纤弱的样子顿时刺得心生疼,心脏扑通扑通剧烈跳动。
卧室里,薛梅站在窗边看着雪景,眼眶蓄满泪水。这该死的,突然出现在眼前,自己吓了一大跳,还以为在梦中!十七年了!满腔顿时涌满委屈和伤心。
長卋入君懷 遙葉
薛伯墨递过茶杯,高兴地说,致远,这一别也快四年了,听说你任常委了,我们都替你高兴呢!宁致远笑着回道,是啊,好几年了呢,前几年我回兴隆镇都说你不在呢。薛伯墨瞅瞅客卧房门,用手指指,示意他过去。
妈咪,爹地在这里
宁致远犹豫了一下,才起身来,走过去敲敲门。待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才扭门走了进去。
他轻轻走近,并排站在窗边,半晌才喃喃地说,对不起!薛梅一动未动,脸上滚落泪珠。刹那间时间似乎停止,窗外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地飘。
良久,他有些脚酸,坐在床上,默默地看着她那苗条身材,笔直的双腿,盈盈一握的细腰,乌黑瀑布般的披肩头发,十七年前的往事瞬时涌上心头。
薛梅慢慢转过身,瞪着大眼,死死盯着他的脸。他喃喃地反复说,对不起,对不起……薛梅苦笑一下,任由泪珠滴落,柔声说,不怪你,是我命不好。他眼眶发红,轻声说,别这么说,我心里很难受。薛梅又转过身,继续看着窗外,双肩不住抽动。
他多想上前紧紧拥住伊人,多想回到过去耳鬓厮磨,多想告诉他这些年苦苦思念。然后,现实是不允许的,薛梅已是妻妹,自己早已成家,一切都是往事不可追。
薛梅站累了,回身挨着他坐在床上,低声说,你现在很好,我也很欣慰,好好实现你的理想吧。他默默点点头,问,你在那边还好吧?她回道,很好,我马上要结婚了,学校同事,他二婚。他心里更加难过,转头看着书桌,喃喃地说,那就好。
薛梅突然用手板过他的脸,凝视着他眼睛,半晌问道,你真的爱我吗?他用力地点点头。她突然笑起来,那样凄惨,又如雪中梨花。
桌上早已摆好了菜,老两口呆坐在沙发上,看到两人走出来,赶紧起身迎着入座。薛梅开心地说,爸妈,以后致远就是亲哥了,你们就多个儿子吧。老两口不住点头,哽咽着说,好呐,好呐。
宁致远端着饭碗,薛梅不时替他夹菜,气氛其乐融融。老两口多年不见薛梅如今天这般开心过,心里甚是欣慰。
吃完饭,宁致远说,薛叔,我陪你下几盘棋吧。薛伯墨高兴得像个孩子,连连说,好好好……薛梅赶紧从书房拿来象棋,替他们在茶几上摆好棋盘,然后坐在旁边观看,不时忙着续茶水。
杨霜忙完厨活,靠在门框,静静地看着爷仨围在一起,这多么温馨的场景啊!她眼泪止不住涌出来,要是当初不是自己坚决反对,那该多幸福啊!
宁致远一边认真下棋,一边偷瞄薛梅,有时眼光刚好相遇,便露出笑容。薛梅报以浅笑,抿抿嘴唇。
时间很快到了下午四点半,宁致远歉意地说,薛叔,我得回去了,大家还在镇上等着我呢。薛伯墨放下棋子,高兴地说,好。薛梅笑着站起来,眼睛里充满不舍。杨霜提着一个塑料袋,走过来说,致远呐,这是一些肝黄草,经常泡水喝,有护肝作用,你经常应酬喝酒,要注意身体啊。他笑着接过,感激地说,谢谢阿姨。
送到家门口,他转身说,叔叔阿姨,送到这里吧,有事你们打电话。薛伯墨回道,好呐,注意安全。薛梅挥挥手,笑吟吟地说,致远,保重!他答应着,便开始下楼。杨霜从背后推了薛梅一把,示意去送送。
薛梅咬咬嘴唇,跟在他身后。两人并排走在操场上,像极了多年前第一次约会。他没敢问她快结婚了是否有爱情,更不敢提当年一起走在围城路上的幸福回忆。
馬陵傳
傲绝修神
走到校门,他站住说,薛梅,一切都是命定的,以后的日子你要好好的,我的微信号就是手机号,记得联系。薛梅点点头,看着他三步一回头,直到那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最后消失。
漫天雪花飞舞,她伫立原地,眼泪又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