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nayo好看的小說 大唐第一村笔趣-第一一一七章:早晚的事情鑒賞-mhprw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什么情况?”
李世民抬起头来,一脸懵逼。
韦贵妃见到他后,委屈巴巴的凑了上来。
走到一半,看到席云飞也在,脸色变了变,接着眼里泛起一道亮光,丢下李世民走到席云飞跟前,娇声道:“郎君,你可不能偏心啊。”
“额?”
这下子连席云飞也懵了,旁边崔尚几个人见李世民被韦贵妃忽视,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韦贵妃恍若未觉的与席云飞说道:“那甲壳虫得有个一十八辆,别人非亲非故的都能分到一辆,怎么到了咱们自己人这里,就一辆也分不到了嘛?!”
席云飞看了一眼旁边坐着到大哥,连连点头道:“贵妃娘娘说得是,回头我就让人送一台进宫给你,要什么颜色的都有。”
大哥席君买明年就要纳韦氏韦天真为妾,韦贵妃说两家是自己人,倒也没有说错。
自己也是忘了提醒一下母亲,估计她根本就不知道韦贵妃的身份。
听到席云飞这般承诺,韦贵妃神色大喜,小手儿一拍:“那咱们可就说定了哦!”
席云飞苦笑着点了点头,这韦贵妃没事跟自己撒什么娇啊,小心你家男人吃醋。
看了一眼李世民,这家伙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朕倒要看看那甲壳虫长什么样子到,竟然让爱妃这般癫狂。”
李世民说着直接站了起来,拍了拍衣袖往门口走去。
众人见状急忙跟上,心里也是对甲壳虫十分好奇。
原本好好的一场夜宴,瞬间就没了寻欢作乐的气氛。
席云飞看向那些幽怨的舞姬,叹了一口气也起身跟了出去。
召唤植物大战丧尸 禹魔
風雨修仙路 海月明
太极宫前的广场上。
长孙皇后坐在席刘氏送给她的那辆金钻甲壳虫里,绕着广场兜圈。
开车的人是木紫衣,她一边开车,一边教长孙皇后如何操作。
电动车学起来其实还是蛮简单的,只要不傻基本一看就会。
李世民一行人走出正殿的时候,长孙皇后刚好坐到驾驶座上。
“陛下?”
见到李世民带着文武百官走下台阶,长孙皇后急忙下车。
李世民一脸惊艳的看着她身后的金钻甲壳虫。
这辆车整体都镶嵌着布灵布灵的水晶钻,车子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别样的光芒。
“这,这就是甲壳虫?”
李世民走到车子前仔细打量起来。
不得不说,面前这辆金钻甲壳虫,颜值真的很能打。
再加上这种全车镶钻的装饰还是第一次亮相,不止是李世民,只有有点虚荣心的人都会为之倾倒。
特别是席云飞为了匹配长孙皇后的身份,镶嵌的还是金色的水晶钻,那逼格,那颜值,简直不要太逆天!
“陛下,你不是会开车吗,要不你来开?”
长孙皇后很了解自己的男人,见他双目中满是惊艳之色,当下就知道他已经蠢蠢欲动起来。
李世民看了一眼她手中同样镶嵌着金钻的车钥匙,用力点了点头。
“好,朕来开,观音婢快坐上来,朕带你兜一圈。”
夫妻俩旁若无人的秀起恩爱,李世民牵着长孙皇后的手,拉开副驾驶的车门。
“啧啧啧,连门把都这么精致奢华!”
李世民看着纯金色凤凰造型的门把手,再次感叹了一句。
车子启动后,两只圆滚滚的大灯照射出白炽的强光,将车前的路面照的犹如白昼。
金钻甲壳虫缓缓行驶起来,李世民这个装逼犯还打开了车载的音响,一曲《凤求凰》声音开到最大,低音炮的效果嘹亮而又土气。
————
席云飞翻了个白眼,刚要调侃两句,忽然感觉身前不远处投来十几道炙热的目光。
抬眼看去,吓得他不自觉往后缩了缩,只见一群宫装妇人正眼巴巴的盯着他,似乎是想上来搭话,但碍于身份又不敢走上前来的样子。
长孙无忌拉了一下席云飞的衣袖,促狭道:“郎君,明日怕是有不少人要上门求亲咯,恭喜恭喜!”
豪门闪婚:恶魔的鲜甜小萌妻
席云飞哭笑不得,忍不住往人多的地方挪了挪。
这时,一辆赤红色的甲壳虫停在众人跟前。
车里下来两个人,驾驶座是柳如是,副驾是一个气质不弱于几位贵妃娘娘的美妇人。
“夫人?”崔尚惊呼一声。
席云飞这才知道,这位妇人竟然是崔尚的正妻。
我的老公怎會是闊少
看了一眼崔尚,又看了看崔夫人,好家伙,这是老牛吃嫩草?
郡主別跑,師兄喊妳雙修
其实不是的,人家崔夫人只是保养得很好而已,要知道,她可是崔一叶和崔莺儿的生母。
此时崔夫人也在打量着席云飞,不得不说,有点丈母娘看女婿的既视感。
崔夫人那是越看越喜欢,身高长相先不说,找一个有钱有势的女婿,它不香吗?
最主要的是这个女婿很懂事,第一次见面就送了一辆甲壳虫给她。
崔夫人可不傻,席刘氏送车那可是十分有讲究的,背后肯定有席云飞的意思。
“呦,这就是席家二郎了吧,果然长得一表人才,我家莺儿那是天天在我耳边念叨你呢。”
崔夫人直接无视一旁的崔尚,走到席云飞面前拉起来近乎。
崔尚老脸一红,他刚刚还在笑话李世民来着,没成想天道有轮回,这次轮到他自己了。
席云飞尴尬的拱了拱手,红着脸道:“夫人谬赞了。”
崔夫人见状,掩着嘴笑了起来。
崔尚看不下去了:“夫人,注意场合啊。”
崔夫人一听不乐意来,绣眉微蹙道:“注意什么场合,我跟我未来女婿说说话怎么了?”
狂瀾獵手 光武博士
都市大天師
三生赋,云霄往事书 尤小七
未,未来女婿?
席云飞轻咳一声,这亲认得有点霸道了,偏偏自己还不好反驳。
“二郎啊,啥时候有空到家里坐坐,我家莺儿后天就跟她兄长南下长安,要不就明晚吧!”
崔尚看不下去了:“夫人,后天是初二,回娘家的日子,这恐怕不妥吧。”
“你懂个屁,我看就这样说定来,一会儿我去跟席夫人说一声。”
席云飞见崔尚一副妻管严的模样,知道这事儿不能靠他,急忙歉然道:“崔夫人见谅,后天刚好有事,刚刚在大殿里与大家说好来的,后天要试车。”
“试车?”崔夫人眉心微蹙。
崔尚连连点头:“是啊,夫人,这事儿已经约好了,你总不能让郎君食言吧,改日,改日。”
崔夫人噘着嘴:“那,那好吧,回头我跟席夫人约个时间,反正都是早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