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aqf優秀都市异能 神秀之主笔趣-第178章 回鄉(求月票)熱推-icfhn

神秀之主
小說推薦神秀之主
小山城。
山药帮,校场之上。
两道人影纵横来去,双掌飘飞,所用招式却如出一辙,显然是同门正在切磋武艺,其中一人五官粗朴,另外一人长相机灵,药砂掌都有几分火候,正是石羽与陆羊两人。
与一年前相比,他们都长大了许多,更因为练武的缘故,身高体壮,看起来更加有几分男子汉的成熟气质。
此时虽然是数九寒冬,陆羊打完之后却是热汗淋漓,自顾自地走到校场一边,从水缸里舀了半瓢冷水,咕噜噜灌下,虽然是冰水,却根本不以为然,反而大呼过瘾。
与此同时,他看到了石羽,不由又是一笑,问道:“石羽师侄儿,你的师父已经名动江湖了,你开不开心啊?”
自荀六一出门以来,一开始还有些武林人士前来挑战,但听到五行掌不在,也就大多放弃。
偶尔有着纠缠不休的,魏白术与九元宗也能够打发。
倒是最近一段时间,山药帮一干人被江湖上接连传来的消息震撼的无以复加。
长河郡中,五行掌大显神威。
先打死了钱无极,夺得人榜第八,在人榜一口气疯狂飙升将近百名!
紧接着,又辣手击杀了地霸刀,与人榜第一定下潜龙之约。
然而就在当日,黑寡妇花妙现身,被荀六一与两大神捕门宗师围杀。
潜龙李青河事后曾叹息,吾不如五行掌多矣。
“我只担心师父在外面过得好不好,衣服有没有人洗,饭食是否可口……”石羽摸了摸脑袋,憨笑着回答。
“小石头,你真是无趣。”陆羊翻了个白眼。
惡漢 庚新
“你小子想上天么?”
快穿反派洗白白 妖尾鰈
就在这时,陆羊后脑勺被拍了一下,连忙转身,看到一名老者在魏红药搀扶之下缓缓走出,赫然是魏白术。
他瞪了自家倒霉徒弟一眼,旋即抚须微笑:“小石头有这心思,便是很好的……”
魏白术望着阴沉的天空,还有不断飘落的雪花,不由又是幽幽叹息:“自六一外出,有将近一年了吧?也该回来啦。”
此老虽老当益壮,但毕竟已经不再年轻。如今又主持帮中事务,大为耗费心力,看起来越加显得老态。只是如今山药帮好生兴旺,魏白术心愿得偿,心里仿佛时刻燃烧着一团火焰,因此看起来精神还算不错。
旁边的魏红药望着雪花,以及外面素白的天地,顿时有些黯然。
“传令下去,最近这段时日,我山药帮门口要日夜悬挂灯笼,晚上务必要亮着!”
魏白术一挥手,丝毫不嫌浪费:“要让归家的人,看清楚路啊。”
“您老说得是。”
山药堂之前几个师兄弟联袂而来,听到这句,也是纷纷赞叹。
就在山药帮济济一堂之际,山药帮门口,从远处缓缓走来一道人影。
奈她夏雪沫
北风呼啸,天地阴沉,令他肩膀上积起一片雪白。
禍妃謀略
他头戴斗笠,双手戴着手套,只是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座山峰一般,投射下压迫众生的阴影。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阔别近年,诸位近来可好啊?”
那人来到门口,发出一个熟悉的声音。
听得这个声音,魏白术揉了揉眼睛,魏红药眼眶发红。
石羽更是扑出去,跪倒在地:“师父,您回来啦?”
来人赫然是钟神秀。
他见到山药帮众人都是安好,不由一笑:“我回来了,看到大家都没事,也安心了。”
“你小子……”
魏白术感觉眼睛发酸,连忙转身。
几个师兄弟更是上前,接过钟神秀的行李包裹,抱怨道:“怎么一路走来,也不雇辆马车?”
“唉……此事一言难尽。”
钟神秀进了正屋,摘下斗笠,却没有摘了手套,苦笑着叹息一声。
当日,他练成万蛊手,突破宗师,有些兴奋,忘记了一些事情。
鳳朝江山
结果准备翻身骑驴的时候,手掌不小心碰了驴子一下,然后那驴子就死了……
死了……
事后,钟神秀才发现,因为他无法对这邪门武功掌控自如,因此要小心防护,否则不论任何活物,只要与他双手皮肤直接接触,就会遭到可怕的细蛊之毒!
而钟神秀联想到了更多,比如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子,自己伸手一摸,对方就死了……死了……
当时,钟神秀的脸庞是无语的,内心是崩溃的。
痛定思痛之下,他给自己戴上一副黑色手套,已经打定主意,不遇到真正厉害对头,这手套是绝对不摘下的了。
这万蛊手一出,简直是人畜绝杀啊,不论人还是动物或者其它什么东西,只要被自己摸一摸,大概就要死了。那自己以后如果不小心碰到亲近之人,又该怎么办?看来自己这具身体,恐怕要戴一辈子手套了。
“不管怎么说?人回来就好。”
魏白术笑呵呵的一摆手,吩咐下去开宴。
霎时间,整个山药帮中的人都忙碌起来,到了晚上,上好的宴席已经被整治而出,山珍海味,无所不包。
小山城虽然地处偏僻,却另有便利,靠近深山老林,海味且不说,山珍之属着实不少。比如新鲜的菌菇、松茸、野鸡等等,而帮里最近找来的大厨也是手艺了得,足足上了四十多道美味佳肴,令众人大快朵颐。
虽然在席间,钟神秀并未摘下手上的手套,令其他人看得有些诧异,却也并未说些什么,只是魏红药多看了他的手套几眼,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之色。
期间,钟神秀随口问了几句,知道石羽这个倒霉徒弟的药砂掌,已经练到了第二层境界,勉强能出去行走江湖,而且山药帮之前遇到一些小事,魏白术也都交给他出手打发,由此也得了个小药掌的外号,算是菜鸟真正在江湖上出道了。
宴席过后,钟神秀借口旅途劳累,返回房间。
却见走廊之中,俏生生立着一道人影,似乎正在等候,正是魏红药,她欲言又止,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原来是师姐,找我有事?”
“不不,没有,师弟你车马劳顿,早些歇息吧。”
魏红药转开一边,看着钟神秀走过的背影,神情复杂,低声念叨了一句:“以前那个总爱找我讨糖吃的小六子,已经不在了么?”
她眼睛朦胧,望着钟神秀的背影,却感觉对方变得无比陌生。
爱,需要说出来 缤蒶楽
不仅如此,那一根根黑色的发丝,仿佛有着自己的生命一般,化为黑色的蠕虫,似乎想要随风舞动。
魏红药豁然睁大了眼睛,被吓得呆住,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