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zdct熱門都市异能 末日螢火 愛下-第七十九章 空中監獄推薦-8jc8w

末日螢火
小說推薦末日螢火
“凌…风…凌风……”陈凌风恍惚间听见有人在不停的呼唤他的名字,他睁开眼睛,四周除了一片黑暗再无他物。
“凌风…凌风……”呼喊声再次传来,这次陈凌风听的更为真切,那是杨思雅的声音。他艰难的撑起身体,周遭的黑暗中,闪过一些白色的光点,他看见杨思雅正从那些光点中走过来。
“思雅…”陈凌风眯着眼睛,那些白光射的他眼睛有些生疼。
杨思雅来到陈凌风身边,轻轻的将双臂环在他的脖颈上,把头埋进他的怀里。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熟悉的双手,熟悉的触感,甚至是那熟悉的淡淡的幽香。
陈凌风一时间有些迷醉了,他分不清自己正处于现实还是梦境。但他却竟有些怀念这种感觉,这种嵌入他内心深处的温暖。
他闭上眼睛静静的体会着,直到身边传来某种液体滴落的声音。
“嗒、嗒”是水滴落的声音,然而这声音却如同波涛翻涌的海浪一般清晰嘈杂,接着,陈凌风感觉整个身体似乎都泡在了水里,水滴滴落激起的波纹,一圈圈的推动着他的身体。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忘记自己答应过什么吗?!”耳边又传来一个女人愤怒的吼叫,陈凌风转过头,莫小璃正站在不远处,双眼正在向下滴落红色的液体,那是一滴滴鲜红的血液。
此时,黑暗的四周忽然变得开阔,陈凌风发现他们站在一处没有边界的湖面上,不,这不是湖面,暗红色的液体如粘稠的沼泽一般紧紧的抓住他的双脚。
“你没有遵守约定,你也将失去所有。”流着血泪的莫小璃如鬼魅一般飘了过来,下一秒,原本在陈凌风怀里的杨思雅,刹那间已落到了她的手中。
“嘶”莫小璃伸出鲜红的舌头,像野兽一样舔不断舐着杨思雅的脖颈,随即她露出充满邪气的笑容,一口咬断了杨思雅的咽喉。
“噗”鲜血如泉水般喷溅而出,杨思雅则面无表情,睁大着双眼等待生命的流逝。
“呵,呵呵”莫小璃癫狂的痴痴笑着,血液,飞舞散乱的长发,以及四周深沉的暗红,这无疑是一副地狱的绘卷。
陈凌风想冲到莫小璃身边,但突然脚下的血池里伸出数条长着利爪的手臂,将他拉了下去。
注定和你在一起 不懂我的心
浓烈的血腥味瞬间钻进他身体的每一处缝隙,血水呛的他无法呼吸,很快他便停止了挣扎,沉入了湖底。
意识弥留之际,他看到了湖底堆积的尸体,那些萤火小队的同伴们,圆睁着双眼,面容极其痛苦的看着他……
“不!!!”陈凌风发出绝望的吼声,他睁开双眼,等到眼睛适应光线后,四周早已没有了那些可怖的画面,他发现自己处在一间没有窗户的小屋内,武器和战斗服都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身上印有编号的囚服。
“咔”电子感应的机械门锁打开,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走了进来。
“快去告诉队长,时刃大人挑选的零号囚犯苏醒了。”戴着通讯器的士兵对站在门口的另一个士兵说道。
门口的士兵点了下头转身朝牢房外跑去。
誘妻寵,撲倒沖喜公主 夢不語
陈凌风并不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自己又怎么会成为囚犯的,他握了握拳头,身上与时刃一战所受的伤已经全部恢复了。而且他感觉体内异变的状况也消失了,整个人浑身充满了一种不可名状的力量。
“不…不许动,再往前走一步,我手里的家伙可不长眼睛。”留下来看守陈凌风的士兵举起了手里的步枪对准他,仿佛异常的害怕。
不多时,一个精壮的穿着军官制服的男人走了进来。
“队长,零号囚犯醒了。”刚才端着枪的士兵急忙朝走进来的军官敬礼。
不準退貨老公 綠風箏
“我不知道你是从几号贫民窟过来的,虽然时刃大人看上了你,但在这个地方最好别给我添乱。
时刃大人吩咐,你一醒来就带你去见他,接下来的比赛你可要卖力了。”军官故作威严的说道,然后命令身旁的士兵将陈凌风铐起来押出牢房。
这是一处圆弧形的密闭建筑,总共有五层,除了第五层外,其余楼层均有许多间由士兵看守的电子门锁牢房,而只有第五层只有陈凌风住的一间牢房。
此时楼下四层的囚犯都站在牢房外的过道上盯着最底层平台的空旷地带,陈凌风瞥了一眼,那里围着一大群人,仿佛在争论着什么,接着,他看见有人的脸上喷出了鲜血,那些人竟是在斗殴。
但令他感到奇怪的是,站在一旁负责看守的士兵并没有上前阻止,而是聚在一起兴奋的讨论着。
这时有部分囚犯发现了楼上的陈凌风,他们纷纷向周围的人传达着这个消息,不一会下面楼层的所有人几乎都望向了他,而且全是带着愤怒和杀戮的凶光,那一双双充满恨意的眼神似是要将他撕碎。
也不知走了多久,在迈过许多道需要身份验证的机械门后,陈凌风终于来到了一处木制的推拉门处。
精心雕琢的门柱和摆放在门边透着古典韵味的吊灯,与先前冰冷的金属过道显得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时刃大人,零号囚犯带到了。”押送陈凌风的军官和士兵均是恭敬的单膝跪在地上报告。
“好了,你们退下吧,把手铐给他解开。”门内传来一阵纤细的声音,陈凌风眉头动了一下,此前激战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军官应了一声,立马让士兵为陈凌风打开了手铐,随即回报情况后便退了出去。
春濃花嬌 林亭
九天神聖
“你可以进来了。”门内再次传来时刃分不清性别的声音。
陈凌风活动了下手腕,推开了古色古香的木门。
刚一进门,一阵幽幽的兰花香气飘来,沁人心脾。
这是一处和风装饰的小屋,地板用整齐的榻榻米拼接而成,墙壁上挂着各式书法和字画,还有些华丽的服装也悬挂在屋角。
巨大的落地窗铺满了正对木门的一整面墙,通透的采光加之窗外的景色,让这间小屋如同云中楼阁一般。
房间的正中央摆放着两副茶具,茶杯里已盛满了冒着热气的绿茶,升腾的白色蒸汽在阳光下被剪成细细的几段,没有丝毫杂质漂浮的空气,看得出主人是一个十分爱惜整洁的人。
“快把门关上,别让外面那污浊的空气跑进来了。”时刃坐在地板上的茶具前说道。
他穿着一身宽大的古典长袍,侧身坐在地板上,白皙细长的脚掌从长袍下摆处露了出来,脚踝上戴着一个兰花编织的脚环,别有一番风韵。
整个头发侧梳向一边,在发尾处用小巧的粉色发带扎起。脸上仍是描着淡妆,只是在柳眉和睫毛上刻画了一下,使得双眼明眸流转间更加妩媚动人。
“你是没听见吗?我让你快把门关上。”见陈凌风呆呆的愣在原地看着自己,时刃又抬起手指着木门说了一遍。
陈凌风这时才回过神来,急忙转身将木门关上。
“坐吧,这确是一把上好的长刀,不知明日的竞技你能赢下几个回合。”时刃向陈凌风做了个请坐的手势,然后将放在一旁的星痕递还给了他。
“竞技?你在说什么?”陈凌风拿起地板上的长刀,眉头微蹙的坐在了时刃对面。
“先不说这个,对了,我还没正式欢迎你。”时刃站起身轻盈的走到落地窗前。
“欢迎你来的罪恶以及自由的国度,瑶光的空中监狱——钢之要塞铸铁之城。”时刃望着窗外漂浮的白云,阳光下,这些钢铁的建筑在云间隐逸闪现,宛如一座浮空之城。